別具一格因格

是革新,意愿跳出舊傳統
有別于千篇一律的蒼白和敷衍
彰顯品牌內在的爆發力
快接地氣,領導風潮

反者道之動

改變即創意——不僅僅只是認知的改變,而是力量無窮的創意。

商業設計基于市場需求而產生,在市場中產品日益同質化的今天,我們的作用在于利用視覺設計來解決客戶品牌要達到的目的或是品牌面臨的問題,而使得目標(問題)得已有效解決的新方法就是創意,只有在認知每位客戶品牌的特定情況并做全面的調查、分析及策略思考后,才能形成突破性的品牌建立及設計方案。

格意品牌堅持每個案例都做到策略方向正確,設計結果直接有效,商業與藝術和諧平衡, 從而體現格意品牌一貫追求的“創意、有效、平衡”的企業價值觀。格意把設計看作一門關乎表達的哲學。表達自我只需“一吐為快“,表達客戶的客戶訴求,則需要“有利可圖”。導師和總監講的道理不少,可你表達的或許只是反復之后的熟練,格意強調在設計上尋求需求的對焦點,使眼睛與大腦之間無限暢通,使設計擁有銷售魔力,使意念貫通所有呈現的載體。把一切有關設計的理念拋卻,色彩獨樹一幟引導了企業的氣質,線條可以按照目標人群編制出獨特的記憶符號,圖形成為消費搜尋的精神圖騰。無數次的市場檢驗,設計師對行業的風格了如指掌,造成了訴求出現意想不到的雷同,逐漸產生了設計的重復和枯竭。而格意,必須打破這樣的困境,設計有了一種使命感,設計師通過新作品保持新狀態,新激情,千錘百煉,保持創作的一種快感,格意的設計理念有了更高的提升,這就是推究的因果,立意的緣由,不再拘于某種形式,全方位的倡導形象體驗,讓設計煥發立體的動態印象,最終為客戶創造新的認知亮點。

中國的設計很是缺失視覺格調。由于中國的設計師整體過于年輕化,從而導致整體設計觀感都過份生猛,當然,就此而言,這并沒有錯,但不幸的是,它正在逐漸成為一種設計師視覺趨同的時尚,成為大多數人不究根源的追隨,它令我們失去設計的根基,變得浮躁,變得迷失,我們把設計的視覺問題當做設計指向的最終目標。就像現在非常流行的藝術海報設計,本來藝術海報是作為一種體現設計師社會責任感、內省及反省自我、實驗探索新設計語言的特殊載體,但現在,設計師們做海報的大多緣由,是想通過此種“獲獎捷徑”,直達“設計名人”殿堂,供萬人仰慕,以圖個人虛榮。在這個層面上來說,中國沒有太多真正意義上的藝術海報作品,能見諸報章、作品集的,多半是廣告創意+生猛圖語式的虛張聲勢,剝掉其外衣,便可見到赤裸裸的功利標簽,同時還不泛幼稚。設計的視覺格調應該包含四個方面的內容,一、操控形式美感及視覺張力的純熟手段,二、對于需解決問題的理解深度,三、對表達欲望的克制力。四、敢于獨步蹊徑的勇氣。中國的年輕設計師大多在第一個方面狠下功夫,且也有不少人小有成就,但這類設計師表現出來的天份往往只能體現在“藝術海報”、“個人推廣”、“形式實驗”等載體上,一碰到具體的商業問題便束手無策,甚至很多時候,設計師都必須以虛張標榜自我“藝術家”形象的方式來掩蓋自己對于商業的無知及設計人格的不健全。

 在幾乎所有的高等藝術學院中,學生對于“海報招貼”課程的熱衷程度遠遠超出對于“消費心理”課程的關注。我們時時能聽到設計師的這種聲音:與客戶無法建立溝通!其實,這個問題的根源卻是:我們的設計并沒有與消費行為建立一種平等溝通,“藝術vs農民”的肉博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很多設計師花了很多口舌,企圖調動所有能調動的“設計術語”去打動、征服客戶,結果往往是以客戶的一句:“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而嘎然中止!是的,我們還能說什么?沒話說了,因為我們錯誤地把設計目標理解為“設計”,卻忘了“目標”!我們在向客戶兜售我們的“設計維納斯”時,卻把真正的“目標”當成農副產品捆綁銷售,這樣的買賣結果自然會是:客戶愿意支付的價錢只能等值于“農副產品”。想象一下,我們買回來一籃雞蛋,想好好吃一頓,可是掀開花布一看,卻變成一籃子唧唧吱吱叫得歡快的可愛小雞仔,你會做何感想? 

設計師對于視覺的過份關注,或者說,設計師沉浸于自我虛構的藝術世界里不可自拔,直接導致了設計行為與商業目標的錯位。設計的藝用價值與商用價值之間的關系,如同感冒膠囊的糖衣與藥粒的關系,直接吃藥粒,是令人難受的一件事情,加上糖衣便可以讓我們忽略藥的味道而只關注其功效,商用設計在很大程度上與此相似,其間夾雜有不可言喻的商業目的,當然,我們不能直接與消費者說:我要賺你的錢!而是換成另一種說法:你使用我的產品,你將受益!僅僅是這一個形式上的轉換,我們就把對自已錢包的警惕轉為對該物品的強烈占有私欲!這種利益載體的鏡向置換,是商業設計得以發揮其作用的溫床和唯一生存理由。設計師常常情不自禁地犯著同樣的錯誤:把設計的個人最高境界設定為視覺表現的極致化或唯美化,而無視設計對象“本體屬性”的客觀存在和條件制約!很多設計師都有過這樣的經驗,面對一個普通的包裝設計課題,在動手創作之時腦海中反復思考的不是如何用貼切的表現策略去達成合理的設計目標,而是不斷在腦海中搜索曾經在某個書本中打過照面的某款漂亮的包裝形式,企圖躍過對設計對象本身的研究直達虛構的理想境界,結果往往是徒勞而返!